top of page

茅山是符籙派其中一脈,法脈源遠流長,定立師父對寫符這一部份功夫,在教授弟子時非常嚴謹。定立師父時常教導弟子學習寫符的時候,最緊要係符頭、符掛、符身的字體寫好,端正無誤便可,字不需要一定要靚。

但係你有冇心機去寫去練好,其實呢一個心態,已經顯露了你對自己嘅宗教,有幾大嘅尊重和真誠,行唔行到法又係另一個問題。但係師父神壇的功曹當接你的符令去執行嘅時候,功曹們有冇皺起眉頭😆呢他們覺得你成咗師未呢?有冇努力過?改善過呢?各位聖弟子可以撫心自問✨

顯法和行法,其實係成套功夫一個完整系統,在我嘅思維裏面決一不可。最近我聽過一位師兄曾經講過,我們有時用法唔需要真係寫條符出嚟化,用個意念一想即到,其實呢樣嘢係講緊層次問題,唔係一個法統問題,唔係一個傳承問題,傳承係需要嚴謹而完整的,要寫得一條出色的符,當中包含了專注力、字體絹秀而有力度、當中有意筆和工筆之分,書符時唸咒要準繩集中、不分心,身口意三合一揮而就,靈符才有光茫✨✨✨🙏🙏🙏



15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